公告:
文史资料

文史资料

当前位置 > 文史资料


王殿武先生口述内容:

“1936年我先后在陕西洛川、三原驻防,随后又驻西安市东门里玄风桥附近,12月11日东北军组织了一支以年轻军官为主的“手枪队”,我被选中。晚饭后这支队伍即开拔到西安市东郊坝桥。我们与先到的一支东北军在此集结完毕,任务是负责交通警戒,西安到临潼的公路已被东北军严密封锁控制。事后才知,这是发动“西安事变”的一支兵力部署。

当天夜里气氛紧张,气候严寒,干冷无风,天上星辰依稀可辨。有一位东北军少将乘摩托车督查,协调。我们预感到今晚有重大军事行动要发生。事后才陆续得知,直接参与这次“西安事变”的东北军共有三支队伍:一支是骑兵六师十八团团长刘桂五和少帅府卫队营营长孙铭九,任务是率领突击队完成偷袭华清池捉蒋的任务;二支是提前介入的警卫华清池的东北军卫队一连,名义上是保卫委员长的安全,实际上是密切配合突击队行动;第三支是我们105师一团,任务是封锁西临公路、临潼火车站、和隔断华清池与外界联系。

凌晨二点钟左右,我们看到从西安方面急驶过来数辆军车向临潼方面开去,事后得知,这就是捉蒋突击队。这些东北军的“精英”是从少帅府卫队二营和骑兵六师卫队里选拔出来的,个个身手不凡,“兵谏”捉蒋的任务主要由他们来完成!

就在东北军军车飞驶过坝桥后约两个小时,华清池那边已短兵相接枪声大作,突击队与蒋贴身卫队激烈交火,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在凌晨四点发生了!中国历史又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但这时的坝桥镇却是万籁无声,死一般的寂静,我们并不知道华清池已交火。上级命令我们警戒部队进入临战状态,气氛相当紧张。

天亮时,我们才听到一些惊心动魄的消息,面对西临公路上突然增多的来往车辆,大家兴奋的传闻:“少帅张学良要求抗日反对打内战,被蒋扣留在临潼华清池,昨天夜里东北军已把蒋卫队打垮,少帅已被抢救回西安!”并说,“蒋的大侄子蒋孝先因负隅顽抗被捉住就地枪毙了!”这些激动人心的消息确实令人兴奋不已!

其实,东北军的最高统帅张学良联合杨虎城在西安新城直接指挥了这场捉蒋行动!这是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我虽然参加了这次行动,但事件的全貌和意义都是在事后才逐渐了解的。我为我能参加东北军此次行动而感到光荣和自豪!

事变发生后,古城西安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中心,西安最繁华热闹的中正大街(解放路),不时涌过群情激昂的游行队伍,打着“拥护张杨八项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标语。东北军内“还我河山”“打回老家去”的呼声高涨!西安事变最终促成了全国抗日高潮的到来!

张、杨邀请中国共产党来参加和谈,周恩来,叶剑英从陕北飞抵西安,住在西安玄风桥(建国路)张学良公馆。“西安事变”最终得到和平解决,蒋介石口头答应不打内战,承诺团结各党派共同抗日。

少帅张学良送蒋返南京,在南京被扣,随后被审判,被关押,东北军也被改组。捉蒋突击队队长刘桂五率部远走绥远,以后与日军血战牺牲在大青山。另一队长孙铭九被中共保护到了陕甘宁边区。我随105师的一部分被编入第一战区,离开了西安开往河南。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开始!原“东北军抗日援绥骑兵集团军”已被分化瓦解,105师一团已划归第一战区汤恩伯兵团所辖,所幸的是一团仍是东北军原班人马。

1938年4月我任该团骑兵营长,参加了自“九?一八”以来对日寇作战最残酷的一次战役——“台儿庄会战”。

这次战役是在第五战区实施,总指挥是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是年四月,台儿庄外围战打响,战况激烈。攻击台儿庄的是日军最凶恶的矶谷师团。矶谷师团是日军劲旅,兵力四万,装备精良,官兵受过严格的训练,军事素质一流。“卢沟桥事变”后,该师团在我国长驱直入,骄横不可一世。这次他猛攻台儿庄的意图是:要与南路之敌板垣师团南北合围,在台儿庄会师,继而攻占军事要地徐州,控制津浦铁路命脉。最高统帅部绝不让日军得逞,将各路人马迅速投入到第五战区。蒋介石十万火急电报命令第一战区迅速增援台儿庄,第一战区随即派遣五个国军精锐师星夜赶赴山东台儿庄。

我们到达指定位置时,了解了当时的战况确实令人吃惊:奉命坚守台儿庄的是第五战区三个师,是原西北军主力军,他们的特点是善于防守。但这次遇到的对手是穷凶极恶的矶谷师团,坦克,重炮和飞机,轮番攻击西北军阵地,台儿庄已成火海。中日两军在此已血战七昼夜,呈胶着状,西北军三个师已伤亡70%,但仍将日军牢牢吸引在台儿庄。

各路援兵的到达,使西北军欣喜若狂信心倍增。以后才知道,为消灭矶谷师团,国军共调动了40万兵力参战,南路之敌板垣师团在路上陷入重围,已不可能与矶谷师团会师了。而矶谷师团孤军深入,陷入国军四面合围、他已注定要面临灭顶之灾!

我团进入阵地的第二天早晨,山东的老百姓为自己的军队送来了煎饼,大葱和小米汤,正吃饭时,我团阵地呼啸着落下数不清的迫击炮弹!日军趁着烟雾向我阵地发起猛攻!

日军头盔上的白五星在日光下已清晰可见。望远镜下,日军以三人为一组,排列成“品”字队形,无数个“品”字队形在坦克的掩护下向我阵地蜂涌而至。日军的行动是妄想撕开一个口子突围,逃出中国军队的重重包围,中日两军面对面的惨烈肉搏战开始了!

日军狗急跳墙穷凶极恶,我军众志成城同仇敌忾,暴风雨般的枪炮声,喊杀声响成一片,霎时间,敌我队形大乱,阵地犬牙交错,一秒钟能决定生死的肉搏战,使阵地满目血肉横飞,日军惨叫声不绝于耳。中国军人的壮怀激烈、中华民族的守土抗战精神在此得到升华!八年抗战我参加的许多战役中,台儿庄会战是最惨烈一仗!我认识的东北军中的连排级军官在此役中几乎全部战死!战士也伤亡过半!自“九?一八”入关以来无数东北军兄弟客死他乡、血洒疆场,这一役又为国捐躯在台儿庄!八年艰难的抗战的岁月,让我至今刻骨铭心!

李宗仁将军下达了总攻的命令!全歼矶谷师团的时刻到了!国军全线出击,内外夹攻四面包围,武装到牙齿的日军尸横遍野,坦克,军车绝大多数被击毁瘫痪,两万多日军被歼灭,矶谷师团长率残敌依仗坦克飞机掩护侥幸向北突围逃生。

在追击战中,我东北军骑兵大显神威,马刀挥舞,鲜血四溅,沿途看到日军官兵的脑袋像西瓜一样滚在路边。我率部追杀毙敌无数,一直到我的白色战马中流弹倒地,将我摔到沟里不省人事为止。

台儿庄会战取得的胜利,一扫“九?一八”以来的霉气,中国军民欢欣鼓舞!蒋介石通电全国嘉奖!延安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将军也发来贺电!

台儿庄会战后,我在后方野战医院治疗一月,又官升一级并被通令嘉奖。出院后被上级安排到陕西省长安县王曲黄埔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学习。

几十年过去了,想不到当年我年轻时参与过的两次军事行动,在中国近代历史上竟有如此重大的意义和影响,这是我当初不曾料到的。”


先父王殿武乃东北军军官,曾在“东北军抗日援绥骑兵集团军”所辖一O五师一团任职,亲历过1936年12月12日的“西安事变”和1938年4月的“台儿庄会战”。1948年底因国军溃败南撤而脱离国军在西安定居。

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家父读了军管会《安民告示》后主动到西安市军管会报到,并上缴所有文件,其中有从日军战俘手中缴获得的1:10000军用地图,被军管会大加赞赏(这些珍稀地图后来在解放大西南的战斗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军管会安排其参加筹划西安重建工作等。家父从此有了新中国的公职身份,是西安市第一批国企员工。

文革中家父惨遭迫害并殃及池鱼,子女无一幸免受到不同程度的侮辱伤害。十年浩劫结束后,家父被重新认定为抗日老兵。垂暮之年,由家父口述,笔者为其撰写回忆录。1988年7月,书稿未就家父溘然长逝。


(作者:王勇??如需转载、使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或民革西安市委员会以获得授权。联系方式见本网站首页)

?




    版权所有:民革西安市委员会 陕ICP备09017981号 技术支持:陕西万博

    电话:029-87277051 传真:029-87277051 邮编:710004 地址:西安市西新街22号

    COPYRIGHT 2007-2016 xaminge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9017981号  最新365bet官网